《万历十五年》读书笔记(一)


第一章 万历皇帝

本章用午朝事件引出了礼仪在朝政中的重要作用,从礼仪开始,以万历的成长史为线索,着墨描述了万历的学习、宫廷生活、政事、大婚以及恋爱。两位皇太后、张居正、高拱和郑妃在万历的成长过程中都都有很大的影响,但张居正扮演的重要角色最为重要。作者重点描写万历与张居正关系,所经历的从尊敬、信任、依赖,到怀疑、憎恨的过程。故本章的叙事风格看似较为散漫,实为两条主线,第一条线测重于万历的生活起居和成长过程,其中一些宫廷活动的描写很是详细生动,从中可了解明朝皇帝的宫廷生活的概况。第二条线侧重从于万历与张居正关系的变化中叙述万历的执政变化,其中夹杂着对阁臣代行相职,秉笔太监制度的讨论。两条线紧密交叉。

文中提到,从张居正开始,内阁大学士才有了主次之分,首辅有推荐其他大学士的权利,皇帝在圣旨中明确规定了其他大学士的职责为辅助元辅办事。而司礼太监对朝政的干预,体现奏折的处理流程:

  • 秉笔太监: 研究题本奏本,向皇帝作扼要的口头汇报
  • 皇帝:阅读重要段落,可提出指示
  • 内阁大学士:票拟批答
  • 皇帝:朱批

张居正与冯保的亲密关系是内阁首辅和秉笔太监合作的典型案例,对朝政有着重大影响。当然如果执行得当,皇帝可以成为文臣和太监的平衡者,收相互制约之效。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。

1982年万历下达了土地丈量的诏书,一次丈量不能再作为实事求是的税收依据, 由此引发的清算问题揭开了反张运动的序幕,大批严格办理丈量的官员被参劾,他们都直接或间接与故太师张居正有关。仅用半年时间,张居正便成为舆论所向,形象尽失。随后冯保落马,高拱的《病榻遗言》推波助澜,最终1584年万历下令籍没了张居正的家,公布了总结性的罪状,其家人也被充军。

清算张居正的一系列动作后,万历实际掌握了政府的大权,但同时也逐渐明白真正的受益者并非自己,虽贵为天子,实则制度的产物。到1587年,即万历十五年,仅二十四岁的万历已经感到朝政的单调与乏味,心神疲惫。本章一开始作者说

当年我国的朝廷上发生了若干为历史学家所易于忽视的事件,这些事件,表面上虽似末端小节,但实质上却是以前所发生大事的症结,也是将在以后掀起波澜的机缘。其间因果关系,恰为历史的重点

执政者为制度所累,丧失信心,这可能是作者从万历十五年作为本书切入点的一个契机。